【Nowhere|1=2】時空信

》By 閻煬 plurk@flamesheep



文章作者:閻煬 plurk@flamesheep
- 噗幣轉蛋授權轉載

在看見辜司清身上穿著的高中制服時,林業便意識到這是一個夢。

這讓他想起當年覺醒哨兵能力前的夢,只不過這次是他先醒了過來。

既然如此,林業自私地希望這夢可以再長一點,好讓他陪著辜司清走過那些沒機會經歷的人生。

人類的大腦非常奇妙,做夢時總是自主將不合理的東西合理化,即使是從未見過的場景,也會有一種「沒錯,就是這樣」的盲目肯定。

「林業,在想什麼?」辜司清坐到他對面,手掌在眼前晃了晃。

「沒什麼。」林業垂下眼,掩去複雜的心緒。

視線中再次出現白皙的手,挾帶著一個小巧的木盒。

「老師說這是時空膠囊,要我們帶回家找東西埋。」辜司清簡單地替走神的人說明。

「嗯,謝謝。」林業打量著手中的木盒,又抬眼看了看已經走到教室前面的辜司清,從抽屜拿了一張白紙,煞有其事地開始寫了起來。

不過,這就不用讓他知道了。


-


似乎只是一眨眼的時間,兩人就結束了學生生涯,辜司清進了哨兵協會工作,而自己——一名普通人類——則成了機械工程師。

夢裡不需要合理的因果,因此林業對於自己突然就出現在辜司清身旁一點都不感到意外。

「真好啊。」辜司清坐在河堤邊,看著眼前的夕陽。

已經很久沒能感受到太陽照在身上的熱度了。

「或許平行時空下的我們會是這個樣子吧。」他逆著光回過頭,林業想他應該是笑著的。

看來對方也意識到了。

他伸出左手,一隻小巧的白文鳥停留在他的食指上。

「文白,抱歉沒能讓你再多陪我一段時間。」辜司清將手放至面前,小巧的鳥兒親暱地蹭了蹭他的鼻尖,用著只有兩者才能明白的方式交流。

林業幾乎不曾看過辜司清悲傷的樣子,對方一直以來情緒都很平淡,大多時候都帶著淺笑。

現在他看不出辜司清的表情,卻能在他與文鳥的互動中感到一絲悲傷。

夕陽一直定格在同樣的位置,周遭景色似乎都變得模糊。

辜司清注視著著手中的文鳥,直到牠身形逐漸透明,最後消失在視線中。

「可以再去一個地方嗎?」辜司清從長椅上起身,朝林業問道,「我想去看看那個時空膠囊。」

林業應了他的要求,兩人找到了當年埋下時空膠囊的庭院,辜司清先挖出了自己的木盒,塞到林業手裡。

林業順手打開,盒子裡裝著一張明信片,上頭印著馬爾地夫的海灘。

「如果身體狀況允許,我還蠻想出國去海邊看看的。」辜司清看了一眼明信片,輕笑道,「炎炎夏日在海灘上曬太陽玩水,還能吃冰棒,多好。」

「我帶你去。」

「嗯?」

「我帶你去。」林業又重複了一次,「醒來之後,如果有假期,我就去找個安全的海灘。」

辜司清呆愣了一會,眼中有情緒在翻騰,最後卻只是笑著說好。

轉身,正打算開啟屬於林業的木盒時,景色卻開始扭曲淡化。

辜司清回頭望向林業,而男人避開了眼神。

木盒裡裝著什麼,看來他是沒機會知道了。

「太狡猾了。」


-END




留言

  1. 因為沒有要授權(一方面是有表符比較難重現)這次沒有貼台主的後記,不過內容很ㄎ一ㄤ很好笑 XD

    下面貼自己的心得部分編輯後節錄:

    ‧ 能挑戰原設首先都要先收下我一百萬分的敬意,從文中很多小細節都能看出您真的很認真看設定。
    我覺得自己很能共情這篇的林業,最近剛好往設定裡補了一小段,看到這篇感覺很像從未來穿越回來的信www。我也好愛寫夢境,這一對應該一直在做夢或出現在他人夢中。

    ‧ 林業國文不好好好笑,我看的時候也覺得他手上那枝筆應該強制沒水,應該是白紙www

    ‧ 最後說好會帶司清去海島度假也好浪漫,雖然他可能要找很多窗口申請一堆文件才能出國(軍人),但我相信他說到做到。最後夢裡的司清調侃的那句「狡猾」真的很會,也不知道到底是司清很會還是林業很會想(…)

    &最近估狗部落格感覺被機器人大量攻擊,還在煩惱這次要用什麼心得刷紀錄時又來第二次,就……就懶得寫心得洗版了 XDDD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 留言時,您可以使用粗體<B>斜體<I>和連結<A>三種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