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轉蛋 020】With you

》Plurk 匿名文字轉蛋集
》蛋主的設定名稱全部換成化名(*便於閱讀,含夢向)



盧安從以前便喜歡沒有人的地方。

但這個「以前」要從哪裡開始算,說實在,他已經不記得了。隨著世紀的更迭、文化的變遷,他已經獨自度過很長的時間,發生的一切或許歷歷在目,卻也不值得逐一細想。

咬著繃帶的一端,盧安俐落地把繃帶纏繞左手掌上的切口,再以匕首切斷多餘的部分收起。事實上手上這點小傷很快就會復原,若不是有人在不遠處「監督」,他也不至於到哪工作都得帶上這些只在短時間有效的累贅。

他將包紮整齊的手掌在身前揮了揮,示意對方自己完成,才自廢棄的牆面跳下,朝那人的方向走去。

不過,與其說對方是人,或許該將其稱為靈體更加正確。而那位靈體又是其中的特例──畢竟,那可是位負責牽引死後靈體,送他們前往歸處的死神。

他深吸一口氣,總是平穩跳動的心臟再度加速起來,頻率是如此熟悉。


打從有意識以來,盧安與一般人所見到的世界就有很大的不同。

在無數次被人們誤會、不理解以後,他逐漸察覺,自己是特殊的──他能同時看見靈界與現實世界。任何人在他的眼中都是肉與靈的重像,生靈是明亮的、死靈則像是吸光的黑洞;初生不染世俗的嬰兒擁有純白無瑕的靈魂,被死亡靠攏的靈魂黯淡無光。這些介於生死之間的靈魂存在人形、卻朦朧如煙,幾乎看不出實際的樣貌。

會將眼前這位死神稱呼為靈體也是這個原因。

身披漆黑斗篷,手持鐮刀的那個人,全身是半透明的黑,盧安雖然能隱約自斗篷底下看到垂落的淡黃色髮絲,面容卻是模糊的;雖然能夠用言語溝通,踩在土地上的身影卻沒有影子。

此刻,那人確認盧安手掌上的傷口完成包紮,終於緩緩開始移動。未持鐮刀的手蒼白灰暗,握著一端鎖鏈,鎖鏈匡噹響動,另一端綑綁著受淨化靈魂的腳。

「這次也辛苦你了。」死神的聲音自袍下低低傳出。

明明司掌著死亡,死神的聲音卻相當溫柔,以往訓斥盧安不能放任傷口不管之時,即使語氣嚴肅,卻充滿對盧安的關心。

「嗯。」盧安輕聲應道,目光忍不住停佇在對方隱藏於暗影的模糊臉龐上。可無論他如何認真注視,對方的模樣依然模糊不清。

一如往常的沉默包裹著兩人。與他人相處時,盧安總不喜歡這種令人窒息的死寂,可對象是死神就不一樣了──在盧安工作時,那人總是安靜地陪伴在他身邊,他很是珍惜這些時間。畢竟,當那人開口時,也就代表著……

「那麼,就下次見了。」兩人對視了片刻後,死神終於打破寧靜。

盧安下意識往前一步。他知道,這是兩人告別的信號。可以相處的時間實在太短,即使對方還站在自己面前,盧安卻忍不住開始感到懷念。他的心跳砰通不已,幾次挽留的話語幾乎滾上喉嚨,又讓他死命壓下。

最後他只能艱澀開口:「嗯……死神先生,下次見。」

盧安下意識握緊左手掌心,指尖按壓的部分滲出一片淺粉色,本人卻毫無所覺,兀自注視著那個熟悉的身影背對自己跨出步伐,身影在空氣中逐漸虛無。

與此同時,埋在左邊胸腔的心臟仍劇烈跳動著。

盧安閉上眼睛,手掌輕輕覆蓋心跳,不曉得為什麼,那份忽然湧上的遺憾,在這份「活著」的證明陪伴中,終是緩緩散去。

他想,自己依舊是渴望死亡的。

但是,若是還能再次見到對方,活著這件事似乎就多了幾分念想。



「驅魔師先生,求求您,解放我的愛女,到天父的腳邊去。」

手握著慣用的匕首,盧安腳步沉穩,隨著委託人走進他小女兒生前的房間。才剛進入室內,床頭邊蜷縮成一團幼小靈體便落入他眼中。

一般人看不到靈體,盧安卻能見到那個小小的靈體自床上爬下來,有些猶疑地走到父親身邊,手掌試圖去抓父親的衣襬。

「爸爸,抱抱。」

「您看到她了嗎?」毫無所覺的委託人眼中泛淚,雙手交握放在胸前,懇求著盧安,「自從將愛女下葬,我總是會在夢裡見到她。她是不是還在這裡?」

盧安並沒有回應,他只是蹲下身,和小女孩的靈體平視。女孩的臉朝這頭轉過來,她的靈體顏色乾淨,脖頸間卻纏著一圈形似藤蔓的灰黑色環痕。環痕的顏色並不深,即使不找盧安來,再過一陣子也會慢慢褪去。

「這是很常見的詛咒,有人捨不得她,而她還太小,不懂得拒絕。一來一往,就將她鎖在生前記憶最深的場所。」

盧安抬起頭看委託人,委託人張了張嘴,眼神飄移,似乎是想到了誰。但他最後僅是避重就輕地詢問:「您能解決嗎?」

盧安點頭,示意委託人先離開房間,小女孩雖想跟隨父親出去,最後卻被門板擋了下來。確認此處只剩靈體與自己,他將匕首自鞘裡拔出,面不改色地將匕首尖端插入手掌,直到赭紅的鮮血自掌心溢出,再將帶血的手掌輕輕貼上小女孩頸側。

「大哥哥,你在做什麼?」小女孩似是現在才發現了他,好奇地詢問。

「送妳去天堂。」盧安回答道。

小女孩的靈魂很乾淨,等到來自至親無心的詛咒被盧安的血淨化,天堂會降下光之道路,直接引領她上去。

「天堂,真的存在嗎?」小女孩問。

盧安安靜數秒,直到女孩頸上的痕跡完全消失,他收回了手,說道:「妳該走了。」語落,柔和的金光自上方落下,小女孩的注意力受到光芒吸引,很快便忘了自己的問題,朝著光芒走去,沒一會兒就消失在光束之中。盧安閉上眼,再次睜開,這裡已經是個與尋常無異的孩童房。

「果然,這種工作你不會來……」他低喃,收起匕首,看著短時間內已迅速收口,已經開始長出粉色新肉的傷口。

他無聲嘆息,扭開門,走向仍在等待結果的委託人。



剛剛結束一場與惡靈間的纏鬥,天邊卻忽然下起了雨。

盧安抬起頭,豆大的雨滴自陰暗的天幕急速墜下,打在身上數道擦傷時,帶來輕微的刺痛。此處偏僻無人,也沒有避雨的建築物,他環視一周後,索性原地躺了下來。與靈之間的戰鬥、淨化靈魂都會大幅消耗體力,此刻的盧安只想狠狠睡上一場,最好,乾脆一輩子醒不過來也沒關係。

他在這個世界上獨自行走到底有多久了?不想活著、也死不掉,等待他的,唯有無止無盡的疲倦。

一開始盧安會選擇驅魔師這個工作,是因為偶然聽到驅魔師的死亡率很高。靈有分好壞,有些被地獄所遺漏的惡靈危害人間,徘徊的時間越長,造成的傷亡越多。自己生而能見到靈,或許便是對於擁有漫長人生的他特製的死亡指引。

於是盧安開始四處旅行,反覆尋死的過程。可惜的是,即使是窮凶惡極的靈,也沒能給予他想要的結局。

無數次驅魔過程的瀕死,最終盧安仍會在傷口癒合後重新醒來。而將他逼至絕境的惡靈卻在醒來之後失去蹤跡,也再也沒有聽說該惡靈肆虐傷人的消息。

盧安並沒有因此停下找尋惡靈的行動,也逐漸習慣與惡靈的戰鬥。

終於,在某一天,滿身斑斕的他清楚地看見了替他收拾殘局的那個人──那是個披著斗篷、手持鐮刀的死神。他用鎖鍊纏住意圖繼續攻擊盧安的惡靈,在惡靈的哀號聲中安靜地佇立於盧安面前一段距離的地方。

「你是──」

可是,在盧安開口喊他之時,那個漆黑的身影拖曳著鎖鏈,很快便離開了。


是什麼時候開始,那人終於願意停下來與他對話,會在盧安工作時默默陪在他身邊?盧安實在想不起來。

然而他沉寂已久的心臟,彷彿被重新喚醒,總會在死神出現時,歡欣鼓舞。

雨勢逐漸變大,盧安卻文絲不動,直到他的身旁響起極輕的腳步聲,可還隔著一段距離,跫音便躊躇著停下了。

「死神先生。」

盧安朝那頭望去,那人果然站在那裡。逐漸麻木的疼痛中,他看到那人緊張,蒼白的雙手向著盧安的方向,似乎想要環抱住自己的手臂,莫名感到有些安心。

恍惚中,彷彿看到陌生又熟悉的記憶在腦中浮出,眨眼間影像卻又淡去。短促的時間裡,盧安好像見到一名金髮的男子,他的笑容如同陽光般耀眼,眼睛是綠色的,或者是紅色的,眼神相當溫柔,只注視著盧安一人。

「那是你嗎?死神先生……」

不經意地,話語便這麼脫口而出。

「我們是不是,認識?」

明明不知曉死神的樣貌,但這份理應不存在的回憶自動替那人上了色。不同於靈體的冰冷,回憶裡的那人,彷彿是盧安長久以來,見過最溫暖的存在。

意料之中的,死神並沒有回應他;可不同於以往的疏離,盧安還來不及感到失望,死神已經重新朝他邁開步伐,在他身邊坐下,輕輕握住他右手掌。

一滴雨驀地落在盧安眼角,融進盈滿的溫熱眼淚,順著臉龐滑落。

淅瀝雨聲中,唯有心跳穿透了環境的雜音。靈體並沒有心跳聲,盧安卻彷彿感受到,彼此的胸膛同步共振,試圖喚起早已遺忘的過往。


「願你永遠安康,未來平安快樂。」

依舊無法被想起的約定,此時也靜靜埋藏在彼此靈魂的深處。


「──而我會永遠守護著你。」


為這次的客人選的是 DZ 最愛的死亡伏筆パロ(的客製版)

設定相關:
盧安,天生看得到靈體,是被選定成為死神的存在。但由於擁有同樣心跳的攻主動犧牲,因此在遺忘這段記憶後,繼續作為人活著。
開始以驅魔師作為工作後,學會了用特殊手法封印靈眼短暫時間,但通常不這麼做。
人們並不信任太年輕的驅魔師,工作時,盧安總會用障眼法將自己的年紀變大;可孩童的眼睛可以直視真相,因此還是喊他大哥哥。
工作時遇到多嘴或惡質的靈會直接殲滅;驅魔的方式是淨化靈魂,將其引導至天國或被死神帶往地獄等待贖罪後輪迴。

攻,曾經是人,後來代替盧安成了死神。只能在工作時間出現在盧安身旁,總是為了盧安反覆的受傷煩惱不已。

公河文轉台 - 5
Tag: 台主Paro驚喜包
標註: DZ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