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轉蛋 021】Start from here

》Plurk 匿名文字轉蛋集
》蛋主的設定名稱全部換成化名(*便於閱讀,含夢向)



奈特走進笛耶的書房時,對方的桌上滿是甜點。那些甜點如同童話中的糖果屋般林立在身形纖細的笛耶身前,築城一座令小孩子心動的牆。對此,奈特卻只是撇撇嘴,揮手把精緻的點心隨手朝兩側撥開,清出一個自己可以坐上去的空位。

「奈特來得正好。能和我一起享用下午茶嗎?我可能需要你的協助。」笛耶抬頭看了他一眼,眼角微彎,露出溫婉的笑容。見到奈特點頭,他才又垂首,繼續手邊的工作。或許是為了搭配那些過量的點心,笛耶此刻正泡著他鍾愛的茶,隨著熱水蒸騰,淡雅的檸檬香氣開始充盈室內。

奈特在桌上盤腿而坐,眼神輕蔑地掃過身側的點心。

「那些煩人的傢伙。」奈特低啐,但當他重新將目光放在笛耶身上時,那雙綠色的眼睛全心全意映著笛耶,看上去很是溫和。

笛耶輕輕地勾起唇角。即使沒有往那頭看,他依然能清晰想像奈特變臉的模樣。打從來到弗蘭以後,奈特就一直是這樣,同樣都是新認識的同僚,他卻偏心偏得很徹底。

「只有奈特會特別在乎這些。」笛耶說,又補充,「我沒有別的意思,雖然很麻煩你,不過我很高興。」

「哪裡會麻煩,我只是想讓前輩開心。」奈特小聲嘀咕。聞言,笛耶又笑了。



這是個存在妖精、魔法與深淵的世界。

有部分人類成為了魔法師,他們手持火種、施展魔法,擊退不斷侵害人類世界的深淵怪物;而妖精生產火種,是魔法師最大的助力。

「妖精擁有與人類相同的外觀,但不老不死,可以騰空飛行,與深淵來的怪物同樣是異質的存在。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多數妖精願意為人類的和平助拳,他們從古至今提供了無數火種,照亮人類面對未知時仍能夠安穩前行的道路。」自稱羅爾的魔法師說完,將一顆小小的石頭放入奈特的手裡。

那是個不到一個尾指指節大小的天藍色寶石。

「這個就是火種?」奈特將寶石捏在指間打量,明明看起來很不起眼,在與肌膚接觸時,卻能明顯感受到石頭裡蘊藏著龐大的魔力量。拿在手中,彷彿下一刻就能揮手施展冰系魔法──而事實上,奈特也真的這麼做了。

「是的。」羅爾看著奈特手心懸浮的小巧冰矛,安靜數秒,又繼續說,「火種是消耗品。根據火種的大小──或者說魔力存量,應付來自深淵的戰鬥,一般能使用數月到一年不等。你手中這顆至少能用三個月,將它嵌在平時慣用的魔道具中,在使用殆盡前,你可以盡情使用魔法。」

奈特握拳,手中的冰刃瞬間消散於無形。

「看我因為測試浪費心疼卻不責備,弗蘭能提供穩定數量的火種?」

「算是吧。」羅爾露出有些困擾的表情,「既然你已經加入我們,也不算什麼隱瞞的機密,我們組織存在一名妖精,他會穩定替我們提供火種。」

與此同時,他拿出一份市中心的地圖,附上一份點心店家的清單。

「既然如此,順手準備見面禮吧?這都是他喜歡的東西。」

之後,抱持著可疑的心情,奈特依言跑了幾家甜點店,並在數日後前往弗蘭,第一次見到了笛耶。

──而那與其說是妖精,不如說是天使。

本來還想看看是什麼了不起的傢伙,還需要新人準備見面禮;結果與想像中的截然不同,那是個謙和多禮,態度格外認真的人。

「奈特,羅爾讓你準備清單上的點心,有記得帶來吧?讓我瞧瞧,你帶了什麼?」克里勾勾手,拿過奈特準備的紙袋檢查,掃過一遍後嘖嘖稱奇,「唷,真是用心。想不到你這小子看著隨便,倒是挺仔細的。這家通常剛出爐就會一掃而空,你還特地跑去排隊了啊?」

「因為,那個項目上面畫了個星號?」

「是沒錯,但準備起來很麻煩,反正笛耶也不挑,對吧!」

紙袋經過幾個好奇的人轉手,最終到了應該收下他的人手裡。笛耶仔細地捧著紙袋,如同珍寶璀璨的金色眼眸直視著奈特,看上去很是溫柔。

「謝謝你,你是叫……奈特對嗎?」

呼喚自己名字的語調也特別好聽。

奈特也不曉得是不是在那一刻,自己便已經淪陷。他本覺得自己應該更為理智,可實際上,在看到笛耶之時,一種莫名的親切感俘虜了他,要他收起全身對外的刺,將坦誠而無害的肚皮送到對方手下,任由那人恣意撫弄。

「我是笛耶。」笛耶將紙袋放下,雙手合攏,在攤開時,上頭靜置著一顆與數天前從羅爾手中得到的火種極為相似的寶石。笛耶拉起奈特的手腕,將其放入他的掌心。

「之後也請多多指教。」



等到兩人解決桌上過量的下午茶時,窗外明亮的陽光不知不覺已經昏暗下來,在奈特不自覺揉起眼睛時,笛耶起身,拿過窗邊的燭台,以火柴依次點燃燈芯。

「前輩,還是不怎麼使用魔法呢。」

笛耶苦笑,點頭應道:「嗯,畢竟擅長魔法的……是魔法師。」

「是因為前輩是妖精,才不用的嗎?」奈特問。

笛耶張開口,本該回答過無數人無數次的相同答案,在對上奈特搖曳著燭火光芒的綠色眼睛時,頭一次遲疑了。他怔了怔,好半晌後才輕輕應道:

「或許只是我自己不擅長吧。」

「前輩也會有不擅長的事物嗎?」奈特注視著他,腦中描繪著平時一同訓練劍技的午後時光,忍不住脫口,「我總會想,前輩好像什麼都能做到,所以許下的願望,才會是下午茶的點心。」

妖精會提供魔法師火種,作為交換,魔法師必須實現妖精的願望。

只要妖精開口,作為獲得魔法的回報,任何不合理的願望,魔法師都該為妖精實現。事實上,在妖精的行蹤多數成謎的此刻,有許多前人收藏、遺留的火種在黑市的拍賣會上被拍出了高價。有些魔法師即使傾家蕩產,也不見得能夠穩定地入手火種。

現況如此時,只向弗蘭眾人收取點心做為報酬,頻繁提供火種的笛耶簡直就是妖精中的異類。即便以點心換來的火種能量不高,可對代價也很低,可以長期合作。

笛耶為弗蘭眾人準備的火種總共有三種,分別是冰、雷與火。根據弗蘭每個人的魔法使用習慣,笛耶在收到點心做為報酬後,會向給予點心的魔法師提供對應的火種。

「食物比較好,吃掉就沒了,就像一次性契約。」笛耶輕聲說,擺放在大腿上手無意識地交纏在一塊兒,揉捏著按壓。

「……我也沒什麼其他願望。」

前者或許是打從心裡吐出的話。假設索取了高昂的器物,以笛耶正直誠實的性格,或許每次看到、使用的時候都會覺得不好意思。而奈特想像了一下此時的房間擺滿他人送給笛耶的禮物,也忍不住皺起臉──光是想像,就令人厭惡萬分。

可是,若是說笛耶並沒有願望,即使沒有讀心術,奈特也能輕易看出來那是謊言。

即使兩人的相處只有自己加入弗蘭後不到一年的時光,奈特還是極快地掌握了眼前人的所有情緒。他腦中閃過了片段畫面,垂下眼瞼思慮了一會,重新抬頭時,琉璃般的眼瞳中沒有絲毫的猶疑。

「前輩,我們──」



「奈特也來三個月了,還適應嗎?」

笛耶手腕使力,迅速送出手中的劍,以往總會讓人措手不及的劍技,眼前的黑髮青年卻是眼也不眨便輕盈擋下。格檔時奈特向後收了力,即使兩劍相擊發出清脆的金屬碰撞聲,笛耶這頭卻沒受到什麼反作用力。

看起來吊兒郎當,還喜歡和弗蘭的人鬥嘴,可總會在這種小地方特別細心。笛耶心想。雖然以往偶爾也會和其他人一起練劍,可不曉得是笛耶的劍術確實高出其他人一大截,又或者他們並不願意向自己的火種提供者動真格,打起來總不算盡興。也不像奈特,閒著沒事都愛纏著自己,不知不覺間,與對方一起練劍、學習不擅長的魔法、被對方拉著在市區四處逛,又或者一起共享下午茶,都成了笛耶的日常。

笛耶還記得,前陣子剛從與深淵交戰的戰場回來,奈特發現顫動中弗蘭眾人使用火種時毫無節制的模樣,義憤填膺地衝來找自己,大叫著「前輩你就是太慣著這些廢物了」時的模樣。笛耶雖然立刻就制止對方的口無遮攔,卻也不免因為對方為了自己而生氣而感到貼心。

「還可以吧,我只是很不懂,其他傢伙對於精細控制魔力是有什麼障礙。」

對話間,兩人身形交錯,又過了幾次攻防。奈特也還有餘力在談話中對那些他看不上眼的傢伙擺出不耐煩的臭臉。

「大家都是為了保護世界而努力……」

聞言,本還想說什麼的奈特沉默了一會,劍光一來一往,攻勢俐落,卻從來沒碰到彼此的衣角半分。遠遠望去,就像在石板上跳著他人難以插足的雙人舞。

無言地出招、拆招,配合彼此的步調轉換姿勢,又過了片刻,奈特才有些遲疑地開口問道:「前輩不會想去其他地方嗎?一直待在這……」

笛耶反射性搖頭,回答道:「這裡接納我,還可以幫助其他人。沒有哪裡會比這裡好了。」

「但前輩也不需要一直待在這裡吧,比如說,出去旅行不也很好嗎?」

「要是出現頭目級,大家需要火種急用怎麼辦?」

「你老是會擔心這種,明明該是其他人煩惱的問題。」奈特沉下聲,「就算他們永遠學不會控制魔力,但也不至於要前輩像個保母一樣時刻守著?」

笛耶抬起頭,看著奈特的眼睛裡似乎有著什麼,可這次,奈特並沒能完全看清。方才一股腦兒吐出的真心話打亂了他的呼吸,他急促喘氣,順勢收回劍,倒退一大步。

笛耶一頓,也跟著收起劍。

「我喜歡待在這裡的。」笛耶輕聲說,「他們需要我……我能因此覺得,這個世界是接納我的。」



奈特記得,笛耶曾經這麼形容過自己很多年沒有回去的家鄉:

「那是在海另一端大陸,我在一個很小的村子出生。村裡的人都很友善,小時候我會跟住在附近的姊姊一起去撿雞蛋,還有趕跑來偷雞的狐狸。我們有時候會到村子外頭去,附近的林地有一棵很高大的樹,我們會在黃昏上到樹頂,看著夕陽消失在山的那一側。那時我們總是很平靜,也很安心。」

那次笛耶吃到了用米酒做的糕點,即使配著茶,吃到後來也稍微有點微醺。清醒的時候笛耶很少提自己過去的事情,那個下午卻滔滔不停說了很多。

奈特記下了他話裡的細節,好幾次打了回家看親人的假條,實際上卻是四處旅行,去找那個村莊的確切位置。前陣子他終於找到了地方,可村莊已經荒廢許多年,早已沒有任何人煙。

奈特曾經疑惑過,拍賣會上不時會有流通的火種,卻鮮少有妖精下落的消息;在這一趟笛耶家鄉的探訪之旅上,在一次次尋訪、與人群的交流中卻隱約察覺到真相。

也是,可以無限提供火種給魔法師的妖精,相當於無窮富貴的珍貴來源,在外面哪有什麼可以放心的安身之所?大多數妖精都隱姓埋名,假裝成人類,以永恆的壽命在外流離失所,因為不會老,甚至沒有辦法在同一個地方長期落腳。

在笛耶離開家鄉,來到弗蘭之前,他又經歷過什麼呢?

想到這裡,回想當時映入眼簾的荒廢場景,奈特好幾次無法呼吸。

此刻夜已深,笛耶書房的燭火早已熄滅,原先在裡頭的人已經回房休息。

也該是時候執行計畫了。

奈特帶點心虛地潛入了笛耶的房間,在床上找到側躺的笛耶。不曉得是不是這一年兩人的相處太過親密,和他人相處時總會帶點戒心的笛耶,在奈特伸手將他環抱入懷時,卻毫無防備地熟睡,半分沒有要醒來的意思。還本能地靠近熱源,自己在奈特懷中找到個更舒適的姿勢。

奈特自然也將這一切映入眼簾。他拚命控制自己,才能保持心緒平穩,不至於雀躍得亂了悄然在夜裡潛行的步伐。

穿越了凌晨寂靜的走廊,走向停在後門的馬車,將安睡的前輩擺入自己提前布置好的柔軟車廂,施加了靜音與降振的魔法,這才繞回前側,策馬前往港口。



喚醒笛耶的是山裡的風與蟲鳴。

這些聲音實在太讓他懷念,在微睡半醒中浸淫許久,他才終於睜開眼,意識到這一切都不是夢。在無盡的黑暗中,惟有遠方天際浮現一點點朦朧的灰藍。

「我是在……」他恍惚低語,抬起頭,見到了滿天忽閃忽滅的星光。再回神,一陣從遠方的風颳了過來,帶來森林特有的氣味。

他緊張地朝身側抓去,顫抖的手卻被好好地握入炙熱的掌心。

「前輩,你醒了?」

「奈特……」笛耶一愣,反射性握緊對方的手,「這裡是哪裡?」

「你再等等,這個地方夠高,待會應該能看到日出。」

夠高?笛耶一時還是分不清自己在哪裡,但時不時刮到身側的風,即便似乎被奈特用弱化魔法過濾,依然帶著高處特有的冰涼。不過,意識到奈特就在身側陪著,原先醒來的那點不安也早已退去,他並不介意奈特的賣關子,而是順從地等待日出。

「要天亮了嗎?」

「是啊,前輩醒得很及時,再晚一點,我可能就得猶豫要不要喊你起來了呢。」

雖然看不到,但聽著對方嘴裡的笑意,笛耶似乎能想像奈特臉上恣意而輕快的笑容,像是被感染般也跟著彎起嘴角。

「如果我還睡著,你一定要喊我起來,都來了,錯過多可惜。」

說到這裡,笛耶愣了愣,自己好像很自然而然就接受醒來被換了一個地方這件事。明明好像應該要責怪一下對方的擅作主張……他卻完全沒有這樣的心情。

──前輩,我們一起出逃吧!

奈特傍晚分別前吐出的話語清晰在腦海中響起。自己當時輕輕帶過了,可當對方真的不由分說把自己給帶出那個小小的世界,笛耶卻不免為此欣喜。

好像自己不敢做、說服自己不需要去做的事,身旁的人都會想辦法帶他實現。

奈特擁有自己所沒有的勇氣。

而這樣的奈特總是無數次帶給自己嶄新的感受。

恍惚間,天際的灰藍漸漸混入粉黃,將黑暗的大地逐次染上色彩。笛耶先是看到那些熟悉的山、樹林,而後他看到了自己被奈特攬著坐的「椅子」,是大樹接近頂端的枝幹。笛耶低下頭,又忍不住側過首,此刻空無一人的右手邊,以前曾經站著另一個女孩子。他們在尚未遭受脅迫而出逃之前,總會一起在這裡看日落。

但那,已經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

如今,有另一個人把他帶回來,陪他一起看即將新生的一天。

「早安。」奈特說,笛耶轉過頭看他,可以很清晰看到青年燦爛的笑臉。

「我知道前輩想來,但前輩永遠不會做出這種要求──所以我就擅自把你帶出來了,這樣責任就全都在我身上了吧?」

可這樣,實在是太犯規了。

笛耶張口欲言,可當晨光撒在兩人身上那一刻,一切的言語似乎都失去了意義。他伸出手,兩手分別握住了奈特的手掌。隨後,往後一踏──

「前輩……等等,這裡是樹頂──」

奈特的話戛然而止。在緩緩變強的光線中,妖精的身體輕盈地飛上了天空,連同被拉著的他,也一起凌空而飛。就像沐浴著日光而舞,分不清是誰的手緊張得汗溼,誰也不放開緊握的雙手,天空中是如此自由,他們好像哪裡都可以去。

「謝謝你,奈特。我從來沒想過,我還能回到這裡。但回來之後,我才發現……我一直很想念這裡。」

「雖然村莊已經荒廢,不過我之前來的時候,有整理一間起來,前輩……不如我們在這裡住幾天?」

「奈特的好意我心領了。」笛耶搖搖頭,「但已經都過去了,再待一會兒,我們就回去吧。」

奈特沉默了數秒,才說:「現在的前輩,看起來很開心。」

「是的。」笛耶並沒有否認,「但即使一直待在同樣的地方,我也沒有不開心。更何況,現在還有奈特總是陪著我。奈特也不用太苛責他們,大家都盡力了。」

「是啊,前輩,你就是這樣的人……」奈特妥協般低語。

永遠心繫著世界,把自己的幸福擺到最後位,所以你說,你沒有願望。

「──可是前輩,我想要愛你。我想給你很多的愛,讓你成為最幸福的人。」

笛耶怔然,瞪大了眼睛。

那一瞬間,在兩人之間,高強度的魔力匯聚、壓縮,最後匯聚成一顆幾乎接近雞蛋大小的巨大結晶。笛耶連忙鬆開一隻手去接,再把它塞進奈特空出來的手裡。

奈特眨了眨眼,握緊手裡的寶石,忍不住咧開嘴。

「看來,我比前輩更知道怎麼實現你的願望。」

笛耶臉頰泛起薄紅,微抿唇,有些赧然地笑了。



「笛耶,之前的清單吃膩了嗎?要不要換一套?」

「去去去,你們滾遠點,」奈特嫌棄地趕開圍上來的眾人,大聲宣布道:「前輩以後的願望全部都由我來實現!」甜點也由我來做!

大夥面面相覷,互相露出心照不宣的微笑。

「真是說了了不起的話啊,這傢伙。」「就是,你是要一個人負責整個弗蘭需要的火種量嗎?」

「不只,我還要嚴格監督、訓練你們的魔力操作精細度。」

奈特說完,周圍便爆出此起彼落的哀號。當然,也有少數想精進的歡呼混在其中。

一般而言,弗蘭每個人的使用火種速度不同,來索求火種的時間也會錯開;像上次笛耶會收到壯觀的「點心山」,正是因為前陣子眾人遇上了頭目級的怪物,能不團滅已是幸運,在場除了奈特在戰鬥結束後還留有餘裕外,幾乎全員都用光手裡的火種。

「總之我不會再讓你們濫用前輩的愛心了!」

他的話語落下後,眾人忍不住將目光齊齊移向奈特掛在脖子上,特意製作手工金屬環嵌扣的超能量冰系火種。

「知道了、知道了,可惡,滿滿戀愛的臭酸味!」「炫耀可恥!」

又鬧了一陣子,眾人總算意興闌珊地散了。

笛耶也看向那條製作精巧的項鍊,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怎麼還做成項鍊了,明明用掉也沒關係的。」

「像是被前輩求婚一樣,這是定情信物,我才捨不得用呢。」

笛耶咕噥:「明明未來,我也會一直給奈特做的。」

奈特自然是聽見了,他牽起笛耶的手,咧嘴一笑。

「那是當然,終其一生,我都會努力實現前輩的所有願望。」

──因為我總是期望著你能快樂。


選的是在 ZL 寫過的火種パロ。

設定相關:
因為想寫的劇情跨了很多個時間段,最後採用順敘與回憶交錯的方式進行。算是パロX蛋主角色的原作世界觀交互融合的半架空?覺得他們很適合這個魔法師X妖精的共生關係,另外又埋了一點可能性。
可能性的部分:(1) 妖精可以成為魔法師。 (2) 妖精與妖精之間彼此會有感應。 (3) 只有妖精會在天上飛。

已經寫太長了,就沒能把可能性的 Part 也寫在文中,如果未來有機會的話可能會寫這個設定的後續,和為寫後續需事先埋的哏(如果蛋主想看的話)

公河文轉台 - 5
Tag: 台主Paro驚喜包
標註: DZ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