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轉蛋 023】Keep on

》Plurk 匿名文字轉蛋集
》蛋主的設定名稱全部換成化名(*便於閱讀,含夢向)



云辰提著食材回家時,許溪和正坐在屋簷邊上吹泡泡。

夕陽昏黃的日照下,一顆顆變形的彩色透明球,從許溪和右手拇指與食指隨意圈起的圈中被吹出,朝著遠方飄去,時高時低的,像一列歡天喜地的彩虹遊行。云辰忍不住在離家門還有一段距離的地方停下來,放下雙手兩個大型塑膠袋,眼睛微亮地追隨著遊行的隊伍。

這些泡泡彷彿擁有靈動的生命,明明云辰以前也看過公園裡其他小朋友吹泡泡,可那些泡泡不會長到用云辰雙手去捧都還捧不下的大小,也不會這麼持久地飛行。他只在小時候的動畫片裡看過類似的場景,此刻卻能以這雙眼親眼見證。

他忍不住發自內心地感嘆:「溪和,真好看啊!」


許溪和大概在數分鐘前就已經發現云辰回來了。最近,云辰似乎進入人類幼崽的飛速成長期,身高拔高的速度過快,以至於許溪和時常不適應。

不過從高處看,就和以前沒什麼兩樣了,像現在為了一些泡泡而雀躍的身影,就像一隻把身體拉長的金毛狗狗。

許溪和停下了吹泡泡,本來也是晚餐前閒著沒事的消遣。他看云辰還興高采烈地望著天空,攤開殘留些許泡泡水的手掌,朝著掌心輕吹一口氣。最後一絲殘留魔力的泡泡水形成一顆足球大小、圓滾滾的氣泡球,沒有和同伴一樣飛上天,而是從屋頂上緩慢降落,精準落在云辰頭頂上。

「先把食材冰進冰箱,還想出來看再說,看完記得去做飯。」

「收到──」云辰戳了戳頭上彈力十足的泡泡,並沒有露出惋惜的模樣,而是聽話地提起塑膠袋進了屋內。

明明小時候看到喜歡的東西還會走不動路的。

許溪和看他進屋,攬過身旁正伸著懶腰的百合,在屋簷上懶洋洋地躺了下來,準備在白日的盡頭,再小睡片刻。


久違地,夢到云辰還是小豆丁時候的事。

云辰剛到這個家時還不會煮飯。雖然他以「貓咪不會做家事,煮飯、掃地、洗衣服──我什麼都會做」打動了魔女大人的心,卻在初次證明自己時差點沒砸了廚房。他先是打翻了準備好的材料、又差點切到自己的手指,並且因為手不夠力,沒辦法像大人一樣輕鬆把控炒鍋,很快就煎壞了好不容易下鍋的食材。

在許溪和默默揚起手,動用魔力將廚房復原回先前乾淨的模樣時,直到剛剛都很堅強的小大人云辰徹底破防,他眼眶裡強忍著的淚水不停打轉,白嫩的幼小手指揪著自己的衣袍大聲發誓會努力學,請不要再丟他一次。云辰還太小,其實不太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被遺棄,卻學會察言觀色,看懂了許溪和臉上有點嫌棄的表情。

「我不會養幼崽。」許溪和當時微微垂下頭,背光的臉上,一雙藍眼睛像是幽深的湖水,可以輕易把人給吸進去。他的語氣很平靜,如同稍早前在廢棄空地時陳述「我有養貓,不需要再養一個人」般無情。

所以──

「下廚我也不會,如果你要學,我可以買書回來,你得自己研究。」

大概就是很容易心軟。才會在云辰努力舉出自己很有用、很值得領養時,妥協說道:「也不是沒地方給你住,想來就來吧。」

時過境遷,在魔女家裡研磨十多年的技術,云辰現在的手藝要開店也不為過,就是除了添購食材,不愛往家外頭跑。廚房也從原本的閒置空間變成云辰的私人地盤,除了新舊交雜的食譜,中西混雜的大小工具、充滿異國風情的各國辛香料,都是這些年間逐漸累積的記憶。


許溪和再次睜眼時,以魔力維持的泡泡遊行早已在空中消散。郊區的光害沒有都市裡嚴重,藍紫色的夜幕上,小小的星點紛紛顯現,宣告著夜晚全面降臨。

夜風輕輕拂過,晚飯的香味從廚房的窗口裊裊上升,適時提醒他該返家用餐。低下頭,總是準時用餐的百合早已不在大腿上盤睡。他合上眼,在風中醒神片刻,才從屋簷輕盈跳下,推開家裡的門。

「溪和你來得正好,」云辰正把盛盤的菜往餐桌上擺,「坐下來就可以吃了。」

餐桌邊,百合正積極地清空她的餐盤。許溪和走到椅子邊坐下,還在廚房忙碌的人緊接著就送上盛好的米飯與餐具,動作比餐廳服務生更勤快。或許是稍早前的夢,許溪和看對方時總覺得有點重影,時不時會看到那個只比餐桌高一點點的嬌小人影努力布置晚餐的模樣。

嗯,大概還沒完全清醒。許溪和摸摸拇指上的銀戒指,總算拿起碗邊的筷子。

飯後,云辰一面哼著超市聽到的流行歌,一面提醒還在桌邊的許溪和:「今天週五,又到你平時喝酒的日子了,等等一起?」

小孩子喝什麼──許溪和反射性想回答,說到一半才意識到,云辰好像也不小了。他重新抬起頭,將正在流理台邊上忙碌的身影完整地看進眼裡。

以前確實是很小的,剛認識那會兒,個頭只到自己腰部,撒嬌或者難過時,都只能拉著自己的褲管,仰著頭一臉委屈。可幼崽長大速度飛快,到最近,個頭都差不多追上自己,也慢慢會陪他喝上一兩杯。

「好吧,你確實長大,都快可以獨立了。」許溪和說,「雖然酒量很差,喝幾杯還是可以的。」

云辰頓了頓,才擦乾手,走到許溪和身邊坐下。發育得十分結實的手臂攬過來將許溪和抱住,一頭金毛也湊過來,和小時候一樣蹭著他撒嬌,「別這樣說嘛,我也只是想陪陪溪和,一個人喝酒多無聊啊!」

只是塊頭差太多,許溪和瞬間很有自家小狗狗長成大金毛的實感。

「你想喝就喝吧,都這麼大個子,別老賴在我身上。」

云辰裝作沒聽見,又多蹭了兩下:「溪和最好了!」


許溪和平時不使用廚房,只有週末晚上例外。就像以前常去的夜店總在周末狂歡,即使現在那家店不在了,他依然保有在固定的日子小酌數杯的習慣。

魔女所擁有的時間很長,長到可以嘗試任何感興趣的事。他也忘了最開始是為了什麼學調酒的,或許只是偶然因為夜店外藝術花體字的霓虹燈駐足,走進昏暗的店裡,唯一一束落在台上的光落在駐唱歌手身上,所有店內的人都專注聽著歌手自彈自唱的畫面莫名很吸引他,於是他也順勢在吧檯邊上點了杯霓虹燈漸層的調酒,努力研究台上的人是如何唱出令人陶醉的歌聲。

後來,自彈自唱沒學成,倒是學了一手調酒的好功夫。

以及全新的自創魔法。

「首先,先來點符合喝酒的氣氛。」

許溪和在空中輕點,室內的光源就像被吸進黑洞般,只剩一片純粹的黑。隨後,螢光色的線條依次誕生,流暢地在空中組成繁複的魔法陣,高掛空中,成為替代的光源,瞬間將家裡變成異次元風格的夜店。

如同傍晚的氣泡、此刻漸變的螢光燈,許溪和其實很少動真格使用魔法,卻很樂意用魔法給生活增加一些情調。兩人之間的餐桌不知何時也變化成酒吧的吧檯,數種基酒與材料在檯面上一次排開,隨後被靈活地堆疊至高腳杯中,宛如一場精心策劃的魔術。

或許是注重氣氛,連置放調酒的杯墊都由螢光魔法編織而成,整杯酒散發著迷幻的氛圍。云辰拿起杯子淺嚐一口,臉頰便掛上微醺的紅暈。

「你的酒量完全禁不起訓練。」

「我也不是喜歡喝酒……只是想喝溪和調的酒而已。」

又撒嬌。許溪和輕敲云辰光潔的額頭。明明自己也不吃他這套,都不知道怎麼還把人養成隨時都甜到可以掐出蜜的性格。

云辰喝了一些後放下杯子,已經有幾分成人模樣的手往下一放,用指尖描摹著亮藍與淺紫交織的杯墊,又抬頭去看許溪和的眼睛和垂落頰邊的髮絲。

「很美吧?」或許是注意到云辰的視線,許溪和唇邊微微揚起笑,很是得意自己自創、可以在家模擬夜店氣氛的螢光魔法。

云辰下意識對著他的笑臉點頭。

又聽他問:「那你要學嗎?我可以教你。」

這次云辰搖頭,反應因酒精變得有些遲鈍,歪歪頭,才燦笑回答:「魔法好看,溪和更好看。」

許溪和頓了頓,微微移開視線,假裝沒事般調起下一杯酒。

和先前幾次沒有太大區別,即使酒精濃度不高,大抵還沒培養長期喝酒的習慣,幾杯下肚,云辰已經滿面通紅,整個人看上去迷迷糊糊的。

許溪和右手端著高腳杯,有些好笑地看著云辰抓著自己的手在臉上磨擦,也不曉得是黏人,或是希望許溪和施展魔法,讓自己能夠好過一些。

「又要陣亡了?」

「溪和調的酒,我都能喝得下!」云辰回答的聲音非常洪亮,可他剛直起身體,立刻又反胃地塌下,頗有心有餘、力不足的模樣。

「教你解酒魔法似乎還有用一些……」還在評估,卻見云辰側過頭,彎著眼睛看他。亮金色的瞳孔反射著魔法的螢藍色光,彷彿倒映著一顆星球。

「我想學別的。」

「你想學什麼?」

「──即使長大,也可以一直待在溪和身邊的魔法。」

云辰說得很小聲,可兩人距離實在太近了,許溪和依然毫無障礙地聽見所有內容。當初會養小孩是陰錯陽差的順水推舟,不知不覺間就把小孩給養大了。自然界的幼崽總會在長大後獨立,總有一天會離開家。雖然從來沒有深刻思考過這個問題,但好像一直都當作理所當然的事。

不過──

許溪和笑了一下,拍拍不想長大離家孩子的頭。

「……又不是沒地方給你住,不想走就住著吧。」

話語脫口而出那一刻,不僅云辰的眼中滿是星光,就連許溪和自己,似乎都莫名地鬆了一口氣。可不等他察覺自己的心情,就看云辰興奮地從位置上跳了起來。

「溪和最好了──」云辰還沒來得及展現自己有多開心,下一刻,他臉色刷青,快速用雙手摀住嘴,「唔,蹦得太高有點想吐。」

「活該……等等,真的要吐的話去廁所吐!」

忙著處理鬧劇的兩人並沒有察覺,他們身後那些浮在空中的螢光魔法陣,有部分從迷幻的藍紫轉變成粉嫩的粉紅色。






【附錄/初遇】

四歲的某一天早上,林云辰被收養他的親戚哄騙上車,說要帶他出去玩。醒來後,發現自己被拋棄在郊區一個廢棄空地,身旁只有一個背包,裝了一些麵包和水。他坐在廢棄的大型水管上,一遍又一遍唱著母親以前的愛歌。

那個淺紫色頭髮的大哥哥是第二天傍晚時出現的,他手裡抱著團成一球的黑貓,抬頭看著唱歌的林云辰,問他:「你很喜歡這首歌嗎?」

林云辰搖頭,是媽媽喜歡。在父母出意外離開他以後,他自己一個人想念他們時,就會唱媽媽以前常聽的老歌。

那個大哥哥問他「知道歌詞的意思嗎」時,他只能再次搖頭。大哥哥跟他說,這首歌他曾經在其他地方聽人唱過,但一直學不會,他說林云辰唱得很好,也是被他的歌聲吸引過來的。

又和大哥哥聊了一會兒天,大哥哥表示他要回去了。林云辰很緊張,想要追著大哥哥走,那是他到這裡來之後,看到的第一個人。他不想在一個人待在這裡了。

結果一腳踩空,從水管上摔下來。只是,當他害怕地閉起眼睛後,他發現自己一點也不痛地落到了地面。抬起頭,大哥哥正低頭看他,要他小心走路。

他連忙問大哥哥能不能帶自己走,大哥哥卻說他已經有養貓了,而且那隻黑貓明顯不喜歡林云辰,還總拿屁股對著他。

林云辰立刻就被急哭了。

「我、我會做家事,還會做飯,你可以帶我回家嗎?」

做家事是會的,他在親戚家時,也總要幫忙做家事。但其實沒做過飯,廚房的一切對他來說都還太高了,他只能幫忙洗菜。只是覺得,會做飯等於很有用,應該不會再被丟掉了。

大哥哥想了一下,還是答應帶他回家。

「也不是沒地方給你住,想來就來吧,小孩子自己待在野外怪可憐的。手腳上這麼多蚊子包。」

林云辰就這麼跟著大哥哥回家了。回去的路上,大哥哥終於想到要問他名字:

「你叫什麼名字?」

「云辰。」

「姓呢?」

「不能跟大哥哥的姓嗎?」

林云辰那時候還很小,但隱約覺得,或許是因為自己姓氏和親戚家裡其他人都不同,才會沒辦法真的成為一家人。所以到後來也沒有說自己的姓。只是許溪和也沒打算讓小孩跟自己姓,索性就只喊名字,也讓林云辰直接喊他名字。

而一直到林云辰長大,都沒有改掉這樣的稱呼方式。


魔女集會 paro。養黑貓的角色成為了魔女,成為架構這篇的原點。

感謝蛋主給了我滿滿的心得(幸福)

公河文轉台 - 5
Tag: 台主Paro驚喜包
標註: DZ

留言